🦢多情嫖客无情鞭(原作:天边月) || 3269字

本期遐想明星:徐静蕾

盛夏的夜晚,蕾蕾躺在宿舍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封家书正握在手里,父亲的一场大病使她们家几乎倾家荡产,今后蕾蕾上大学的一切费用只能由自己解决了。这确实有些令蕾蕾措手不及,她从小都是衣食无忧的,所以并没有掌握什么劳动技能,有一个同学建议她去做小姐,她坚决不同意。蕾蕾可以说是学校里的一朵花,她深深的知道,如果她出去做,决不会“小陪”了事,那些老板一定会用尽各种手段把她搞到手。几次勤工俭学的失败使蕾
蕾有点灰心,这时一位同学建议她去勤工俭学委员会—“地下分部”,蕾蕾有点迷惑,经过同学的一番“讲解”,她明白了一些,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与“出去做”有些相似,但马上要交学费了,在加上周围同学的“天壤之别论”,蕾蕾决定“勇敢地试试。”
由于蕾蕾是全校的风云人物,所以各种活动都少不了她,她一边想去“地下分部”试试,一边还要准备学校开学周中的文艺表演。蕾蕾的表演向来是全校的热点,她甜美的歌喉,优雅的身姿,娇好的容貌,再加上自信的表演常常能把各种气氛调动到最高潮。今年的文艺表演,校方邀请了许多BANNED人士和商界名家。当蕾蕾的一曲《将爱情进行到底》演唱完毕,全场掌声响起并把热切的目光投向了蕾蕾,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蕾蕾,恨不得把蕾蕾从目光
中吸走……
一直盯着蕾蕾的是大老李,某公司总经理,非常有钱,也非常好色,人送外号“老李神枪”。自从看了蕾蕾一眼,他就想把蕾蕾搞到手,并且准备演出后第二天就发动攻势。可是当天晚上的一件事,却使老李再也不敢“神枪外献”。原来,这大老李风流成性,比起当年的段正淳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外有好几个私生子,又不想负责。结果,他的大小老婆联合起来在看演出回家的当天晚上算计了他,她们把他灌醉,然后给他拍了三十多张BANNED照。这一下大老李可傻眼了,虽说BANNED表面上更看中女人的裸照,但实际上那是男权BANNED为给女人增加精神压力的一种手段,是一种刻意的引导,而男人实际上是一样的,只不过人们不想说,这一点对于学过BANNED学的大老李怎么能不明白。于是,他想尽各种办法想拿回照片,但都没有成功,最后几个老婆下了最后通牒,以后再也不许“神枪外献”,否则就要公开照片,不过只要与“枪”无关就不受限制,可以打些“擦边球”,比如看看A 片什么的,可是这大老李怎么能是A 片就解决的……
正当大老李闹心的时候,一个朋友建议他去勤工俭学地下分部试试。大老李开始以为是助学的事,直说现在没心情,但还是被朋友拉了去。他们来到了一个象仓库的地方,一进门,大老李就听到了非常熟悉的声音,啊……啊……救命啊……是女孩子的叫喊声,大老李闻声就要过去,却被朋友拉住,并对他说:“咱们看新场。”大老李被他的朋友拉到了另一个房间,一进去他就被里边的情景所吸引,只见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被脱掉了裤子,正光
着屁股趴在一个长木凳上,并且身体被绑的结结实实,旁边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条鞭子来回走动,看来是要动手的,屋里还坐着几个人都是看客,大老李他们坐下后,拿鞭子的男人来到了女孩子旁边,看了一眼她雪白丰满的屁股,抡起鞭子就打,啪啪……啊……啊……鞭子落在女孩子的屁股上就是一条红印,啪啪……啊……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持鞭的男人不管女孩的叫喊,一鞭紧似一鞭,转眼二十鞭一过,女孩的屁股上就布满了长长的鞭痕,
鞭子的啪啪声和女孩子的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把包括大老李在内的其他人看了个心潮澎湃,那持鞭的男人更不用说,鞭子带着风声继续落在女孩的屁股上,若能找到好肉区,鞭子落下就能体会到由白转红的快感,若打在重茬的鞭痕上,女孩子就会发出更惨厉的叫喊,也是一种“享受”。大约打了四十鞭,持鞭男人才停下了手,女孩也被抬了出去。走出房间,大老李马上要求朋友为他“创造”持鞭机会。他的朋友则为他讲述了“地下分部”的真正含义,原来:这“地下分部”是提供另类性游戏的场所,由于一些女学生不愿去做小姐(她们觉得那样早晚会被人…),又需要丰厚的收入,所以只好“贡献”出自己的屁股让人以打为乐,而地下分部为了保证“信誉”,也有严格的保镖制度,若哪位客人胆敢以任何方式触及女生的“三点”,有可能被“咔嚓…”,所以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生意一直很好。至于方式分“公助”和“自助”两种,大老李看到的是“公助”,即“前期准备工作”客人不参与,
并只在固定场合,持鞭人每打一鞭要交一百元,看客每看一鞭交二十元,总收入分部与学生五五分帐。而自助方式由客人选地点,女孩被带到陌生地点会增加恐惧感和羞涩感,再由客人执行则会增加快感,而女孩子的裤子也由客人随便脱,客人也可以要求女孩当着自己面前“主动”脱。由于有了“新内容”,费用也要增加两千元,这两千元均归女孩所有。已经“憋”了很久的大老李立即选择了自助型,四十鞭,共计六千元。
乡间的一幢漂亮别墅,大老李正在焦急等待送上门的“自助大餐”。门铃一响,大老李马上冲了出去,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大老李想这个一定是保镖,所以也就打消了“破戒”的打算。在保镖身后,半躲藏着一个女孩子,大老李不看则已,一看简直要叫出声来,竟然是蕾蕾!大老李的兴致又提高了一大截,他把保镖安排在外厅坐下,来到了蕾蕾身边。他看见蕾蕾上身穿着一件吊带的花格背心,雪白的手臂和肩头都露在外边,下身穿着
一条银灰色的紧身长裤,正包裹着蕾蕾苗条的身材,大老李再也受不了了,他左手拿起蕾蕾她们带来的鞭子,用右臂猛的将蕾蕾拦腰抱起,兴冲冲的向里屋的床边奔去,这一举动可把蕾蕾给吓坏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出场,也是第一次被男人抱着,所以她带着哭腔叫到:“不要啊,不要啊,放开我。”她即是向大老李哀求,也是喊给保镖听,但保镖却无动于衷,因为他知道许多客人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女孩子的恐惧感,并不敢真干什么,否则他们就要被
“咔嚓”。结果,蕾蕾象要被强暴一样仍到了床上,大老李把蕾蕾的身子按住,并用双手顺着蕾蕾雪白细滑的手臂和肩头抚摸着滑向腰间(这在“自助”形式中是允许的),很快蕾蕾觉得腰间的裤带松了,外裤被大老李向下拉去,象蕾蕾这样平时显得很高贵的女孩子,第一次被陌生男人脱裤子的感觉当然很难为情,虽然要哭出声来,但为了几千块钱,她只是本能地夹着双腿。这次,大老李又抚摸着蕾蕾光滑的双腿向臀部游去(这也是允许的),突然,他用双手抓住了蕾蕾两片即丰满又有弹性的屁股蛋(这还是允许的),虽然还隔着内裤,但他仍然抓得很紧很舒服。蕾蕾放声哭了起来,而大老李则抓住蕾蕾的内裤向下拉去,当大老李把蕾蕾的内裤拉过臀部最丰满处时,蕾蕾紧张的一直颤抖,尤其是两片屁股蛋的颤抖给大老李带来了极强的感官享受,于是大老李又把蕾蕾的内裤提上,并再次拉下,再提上,再拉下……蕾蕾每一次都做出相应的颤抖,并伴随着无奈的哭声。
蕾蕾的内裤被彻底脱掉了,大老李看着蕾蕾光光的屁股,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并把蕾蕾的双手双脚绑好系住,终于大老李拿起了鞭子,他首先用双手弯了弯,觉得很顺手,并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抡起鞭子照着蕾蕾的光屁股就是一下,啪……啊……啊……啊……一鞭下去,蕾蕾的屁股上立即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红色鞭痕,横亘在蕾蕾的两个屁股蛋上,引得她一阵苦叫,蕾蕾后悔了,此时大老李的鞭子又到了,啪啪……啊……啊……连续几鞭,
打得蕾蕾光光的屁股不住的颤抖并拼命的扭动,大老李的“战术”是即稳又狠,看准了屁股并抽向最丰满处,每一下都要使蕾蕾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啪啪……啪啪……啊……哎呀……啊……啪啪……啪啪……啪啪……当打到二十几鞭时,蕾蕾整个屁股,包括臀部与腰和腿的交界处,都已经布满了红红的鞭痕,蕾蕾实在受不了了,而大老李正打的起劲,啪啪……啊……啊……不要打了……,啪啪……啊……我不干了……我不干了……啪啪……啊……啊……救命啊……啪啪……饶了我吧……别打了……别打了……我受不了了……听着蕾蕾痛苦的叫喊,大老李爽到了极点,这时候恐怕倒找他钱也不能停下,啪啪……啊……啊……我不干了……求你饶了我吧……蕾蕾此时的屁股在二轮打击之下,有些地方已经破皮出血,啪啪……啊……不行了……保安大哥……保安大哥……救救我吧……蕾蕾想起了外边的保安,可是保安并没有过来解救她,因为他认为蕾蕾正在取悦客人。地下分部为每一个受刑女孩在舌下放了遥控器,如果她们实在受不了或客人有异常举动,只要她们把舌尖反卷就能按动遥控器,而保安身上的感应器就会响起,并冲进来解救她们,而此时的蕾蕾由于剧烈的痛苦,早把此事忘到九霄云外。所以她可怜的屁股只能承受完剩下的鞭子,啪啪……啊……啊……屋内鞭声、叫声混成一片,屋外的保安却悠然自得,他一面暗中记一下数,一面也顺便“享受”一下。在蕾蕾的一再哀求和叫喊下,大老李还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当他把鞭子放下的时候,蕾蕾的屁股高高肿起,有些地方已是血迹斑斑。当大老李把蕾蕾的内裤重新套在她的屁股上时,蕾蕾发出了非人的叫喊声。这时候保安走了过来,递过一条事先准备的裙子,当大老李把裙子给蕾蕾套上的时候,又顺便拍了拍她的屁股,因为他实在爱听蕾蕾的声音。
看着蕾蕾被保安一瘸一拐的扶走,大老李满意的坐在沙发上,他好象突然找到了生活的方向。他决定打遍身边美女的屁股,先从地下分部开始,尤其是蕾蕾,他还想再光顾几次,打够了地下分部的美女,他还可以从公司的数百名女员工身上下手,打女人屁股的理由一定会很多。想到此处,他终于觉得自己的下半生就此拿下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