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后衙笞臀记 转载 原创-珑盈玉扬 || 3421字

话说女子玉红到府衙状告丈夫后,被带到二厅“换装”。她正纳闷呢:换装?换什么装?正想着。一个60多岁的老牢婆扔给她一套囚衣:“快换上”。
她一怔,“为什么要换衣服”?
牢婆道:“来告状的人多,为了防止诬告,告状的人都换上这种囚衣,为的是打屁股板子时候方便”。
玉红一听“打屁股板子”,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敢问婆婆,难道来告状的人都是不问青红皂白先打一顿屁股板子吗?”
牢婆道:“也不是,但是女犯过堂,或者女人来告状,十有八九都会被狠狠打一顿屁股板子,直打的哭爹叫娘、皮开肉绽的有的是”。
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嗨,女人呀,屁股蛋子总是被男人打的!”
玉红没有听懂后一句话的意思,但是知道了前一句话的意思,明白了自己弄不好就会被打一顿屁股板子的。可是她却不知道官家板子的厉害,心里想:大不了打一顿屁股,打就打一顿呗,反正自己天天挨打,应该不怕打的。所以,也就没当回事,顺从的换了囚衣。
接着,前堂传来一声吆喝:带告状人玉红到后堂受审。
牢婆过来,给玉红带上木制的手铐,把她的双手锁在身前,说道:“走吧,去后堂受审,但愿待会儿不要听到你的惨叫。”
玉红跟着牢婆走过侧厅,穿过一条胡同似的很深的直巷,来到了一个很偏僻的所在,进了大门,过了院子,又进了两扇开着的小门,牢婆沙哑着喊道:“告状人玉红犯女带到,”便低头退了出去。
玉红四周一看,发现这里很是偏僻,远离正堂,屋子里上边放了一张案几,地上左边摆了一张红色的又宽又长的木凳,旁边地上扔满了绳索,墙角摆了几个木盆,靠墙摆着几根宽窄不同、长短不等的木板和竹板,墙上挂着皮带、皮鞭。
她正打量着房内的陈设,忽听一中年男人喝道:
“大胆刁女,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玉红吓了一跳,知道是知府来了,赶紧跪下,“给知府大人请安。”
知府在案几后坐定,抬头问道:
“下跪的可是告状人犯女玉红?”
玉红答道:“正是民女,请大人为我作主。”
知府看了看她,道:“只因你是一介女子,所以才在后堂审你,免得你在人前遭受羞辱。也罢,你抬起头来吧,把你的理由如实的说来。”
玉红心里一热,对知府立刻充满了感激之情。便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知府。
知府仔细一看,心里啊呀一声:这个女人果然不一般,已经30多岁的人了,可是皮肤白皙,身材丰满妖娆,一双大眼顾盼间满是风情。暗道:你不是爱打屁股吗?今天非得把你打的求饶不迭,然后来个老汉推车,让你也尝尝本官的厉害,省得你天天去迷惑年轻书生。
这时,玉红说道:
“大人明察,小女丈夫天天虐待小女,基本上每月总有四五次对小女施暴,直打的小女青紫肿胀,坐不敢坐,走不敢走,小女实在受不了了,愿与其离婚。”

知府一听,大怒道:好你个玉红,明明是你要求丈夫隔三岔五的抽打你的屁股,这是方圆百里人人皆知的事实,你还狡辩诬告他人,你可知诬告是要先挨40大板的吗?

玉红一听,心想坏了,本来以为此事别人不知,可是却被知府大声道破,心里一慌,也顾不上什么诬告不诬告了,只顾狡辩道:“大人,民女愿意被打屁股,本是家庭房内私事,怎么会人人皆

知?大人怕是听错了吧?”

知府冷冷一笑,扔下几张纸来,喝道:自己好好看看清楚,待会儿屁股受疼时也不冤枉。

玉红拿起一看,心说坏了。原来正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小梅、小霞和丈夫的供词,甚至还有自己曾经勾引过、打过自己屁股的书生若干人的证词,都明确的写清楚了她要求被狠狠抽打屁股的事

情。

她心里一惊,可是由于自己毕竟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她丢不起人,急忙高喊道:大人明察,大人明察,这些都、都、都是诬陷之词……

知府不容她说完,“啪”的一拍惊堂木:大胆犯女,铁证如山,还不承认,别看你平日爱好被打屁股,今天本官非让你尝尝官法的厉害不可,今天,非打你个白肉开紫花不可。

说完,扔下红签6个,道:按律,当重责40大板,但念你是女流,改打30皮带、30大板。快快爬上刑凳。

知府喊完,走了下来,一把抓住玉红的手铐,把她从地上提起来,大声道:“本来应该在大堂之上对你用刑,但是,我十分疼爱你的才华,为了不让你收到羞辱,才改在后堂审你,对你用刑时

也只由我亲自动刑,免得别人看到你的惨状羞辱于你,还不好好配合我动刑。”

玉红看到证人的证词后就知道,自己的事情知府早已知晓,今天肯定免不了吃一顿屁股板子,她不知道官家板子的厉害,心里一听打屁股早就痒痒起来,再一听知府的话,知道知府确实早已知

道自己的事情,并且确实已经为自己保全了脸面,哪有不配合的道理,于是顺从地站了起来。来到那条板凳前,她现在才知道板凳原来就是用刑的刑凳。后衙笞臀记

知府去掉了她的手铐,她便顺从地趴到凳上,伸展四肢,

知府却没有急着打她,而是把她的双手用绳子捆在刑凳前端,又把她的身体拉的展展的,双脚也捆在凳子上,这才从墙上拿下一条宽宽厚厚的皮带,扔进墙角的木盆里,玉红这才知道盆里全是

水。她说道:

“请大人用刑,民女自当努力忍受,不必捆住手脚的”。

知府笑道:“你以为是被别的男人抽打屁股吗?待会儿你就知道官家板子的厉害了,对了,你要是疼的实在受不了,可以大声求饶,”

知府道:“你已经犯了诬告之罪,必须裸臀受刑。”

玉红一听急了,“大人,不要,我、我……,”她难为情的说不出话来。

知府道:“我朝刑律明确规定,女子犯yindang之罪,皆去衣笞裸臀,犯诬告他人清白的裸臀笞。”又道:“我不在大堂上打你的光屁股,就已经给足了你面子,明白吗?再说衙役动刑,必须

在动刑之前挖你的肛门,动刑后,必当众打的你皮开肉绽,你一个女人,屁股留下板花,以后怎么见人?”

一席话,说得玉红低头无语,知府说得挖肛门、留板花她是知道的,再说再光天化日之下,再众人看着时露出光屁股受刑她确实也不敢想像,想到这里,低低的说道:“请大人动刑,感谢大人

照顾有加,他日必当报答”。

知府坏笑道:“你知道好处就行。”

知府又从墙边拿起一块竹板,道:“念你是女流,屁股蛋子又嫩又肥,所以只用这个中号竹板,打的虽然疼痛,但是不会把屁股蛋打破,你说怎么样?”

玉红早羞得不敢抬头,低低应到:“谢谢大人照顾,请大人手下留情。”

知府一把撕开他的囚衣,把上衣撩起直到肩头,把裤子一把撕下,之间两瓣又白又肥的肉屁股颤颤的露了出来,知府不禁喊道“好屁股,难怪男人都想打你的屁股,真是又肥又白又圆”,

知府停下双手,操起竹板,说道:“本来想先抽你30皮带的,可是你的屁股蛋太软了,还是全部改成板子抽吧。这板子先抽左边屁股蛋,再抽右边屁股蛋,你可忍住,实在疼的受不了,就高声

求饶,我会考虑的。”说完板子使劲抽下。

“啪”的一声脆响,玉红的左屁股蛋重重挨了一击,霎时,干干的疼痛从左屁股蛋直传上来。

“啪”,右屁股同样受疼。

“啪”、“啪”、“啪

抽到第5板的时候,也就是左屁股蛋挨到第3板的时候,疼痛加剧了,玉红真的没有想到官家的板子打屁股会这么疼,这区区几板几乎顶的上平时自己挨的50板也不止,她不由得抬起了头,双

手紧紧的抓住了板凳边缘,屁股蛋子也由雪白变得粉粉的,软肉随着板子抽打凸起、陷下,真的是臀肉波浪一样颤动。

“啪”、“啪”、“啪”

又是连续几板,她只觉的两瓣屁股蛋好像被火烧了一般疼,板子抽到哪瓣屁股上,哪瓣屁股就像被烧红的铁棍烫了一下一样,根本没法忍受,她的屁股开始随着板子抽打而弹起、落下,屁股蛋

儿也变得通红起来,屁股蛋上的软肉随着板子的抽打不停的她高声呻吟着“啊,疼,不要打了”

打到20板时,她已经疼的满面流汗,声音嘶哑,全身颤抖起来,屁股比原来肿起很多,被打的时候弹起老高,屁股上的软肉颤动的几乎不停,

知府停了下来,到“才打了20板,感觉如何?”

玉红颤声道:“大人,疼,实在是疼,真受不了了”

“那就好。”

知府说完,板子又毫不留情的抽下来,

只两下,玉红便受不了了,大声喊道:

大人,手下留情,太疼了,受不了了。

三

板子毫不停顿,又在她的左右屁股蛋上各抽了3下,霎时,软肉飞溅,屁股蛋子已经带了紫花,疼的她几乎哭出了声:两感觉就像屁股被人用力活活撕开一样

“大人,不要打了,我求饶”

知府停下板子,

“求饶了,好,那你就好好的回答我的问话”

玉红扭动着屁股颤声道:请大人问话

“平时,男人们把你的屁股打到什么程度,有这次疼吗?”

“回大人,平时也就是打到红中带紫,疼不可忍便住手了,没有大人的板子疼”

这次就是要让你知道知道官法的厉害,说着,知府的板子又落下来

“啪”、“啪”、“啪”

她的屁股蛋子已经被打的紫中透亮,肿胀起2寸多高,她大声惨叫着

“别打了,大人,疼死了”

知府没有理会,又狠狠的抽打了4板,

看着浑身几乎被汗湿透的玉红,两瓣布满了紫色板痕的屁股还在拼命扭动,

“还有20大板,要不要打了?”

“不要了,不要了,疼死了,大人,再打屁股就开花了,求大人不要打了。”

知府停下了板子,解开捆住她手脚的绳索,玉红羞得捂住尚在火烧火燎疼痛的屁股,扭头离去。

(几天后)

活说玉红回到住处,自己对着镜子,用知府给的药水,把两瓣被板子抽打的青紫肿胀的肉屁股蛋好好涂抹了几次,然后爬上床,光着屁股美美的睡了一觉。

果然,三天后,她的两瓣又肥又软的大白屁股又向以前一样了,一点受刑的痕迹都看不出来。她抚摸着自己的光屁股,想起知府打自己屁股时的难忍的疼痛和美妙快感,不由得两瓣屁股蛋又痒

痒起来。

于是,她用温水把自己的光屁股好好的清洗干净,然后换上一套衣服,忍住怦怦乱跳的心,径自向知府衙门走去。

知府今日无事,她径直走到知府的书房。

知府看见她时,早已想再狠狠抽打她的大白屁股。

于是,两人一使眼色,便前后走向上次玉红受刑的所在。

进屋后,知府关住门,问:你今日有何事?

玉红羞得低头说:民妇在家反复思考,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大人,特前来请大人责罚,用刑时不必留情,以责罚民妇无礼。

知府又问:官法无情,你的屁股蛋乃两块软肉,如禁不起重刑抽打,便又如何?

玉红低声说:民妇的屁股若受刑不起,必然求饶,到时方请大人罢手,

知府一笑:今日定不轻饶你那又软又肥的大白屁股,来来,快自己动手,脱光衣裤,爬上刑凳,放松屁股蛋,待本大人亲自对你用刑,定要你那两块软肉变得青紫如嫩茄子方可。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