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打小龙女 || 3829字

这时候霍都才看见,在屋内墙角处跪着大概6个姑娘,看年纪最大不过二十一、二,小的也在十八左右,她们都瘦瘦的,往脸上看,都很清纯。她们都跪在墙角,面朝墙,身体因为害怕而轻微的有些颤抖。“你们几个!!”公孙止突然一改刚才的和蔼脸色,“让你们干点什么都不行!!不久是送几张银号的票根嘛!! 都送丢了!二百大洋啊!!半年都挣不来!你们这些……你们!!”公孙止气的脸直发白,霍都刚想劝劝他,就听见他大喊一声:“都给霍都自己脱!!”。 那6个姑娘马上乖乖的站了起来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先脱外衣,不大会儿,外裙,下身的裙裤就脱了下来,当着霍都这个外人,她们明显有些难为情,但有几个大汉在身后监督她们只得脱到只剩下贴身的肉色的小裘衣,啊,霍都的心开始快速的跳动起来,6个身体诱人的姑娘就站在你的面前,一件一件脱着自己的衣服,那是一种多么奇怪的感觉啊,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的。看着她们害羞的恨不得把头扎到地缝里,可又不得不把自己的最隐秘的胴体暴露在一群大男人面前的那种矛盾羞辱的表情,霍都竟有些坐不住了。很快,6个姑娘都脱的只剩下内衣了,肉色的小裘衣把她们少女凹凸有致的身体包裹的紧绷绷的,姑娘发育成熟的胸部和身后调皮的翘翘着的屁股被内衣勾勒的淋漓尽致。她们脱完后,又走回墙角跪了下来,这此不但跪下,而且还把头深深埋在两腿中间,身体呈跪趴姿势,臀部高高的撅了起来。只见六个浑圆的少女之臀并排服服贴贴的撅在墙边,公孙止 见此又大喊道,“小龙女!!你说你怎么搞的!老太太平日白疼你啦!少疼你啦!!吃货!今天先教训你!!准备!!”只见其中一个姑娘听到叫自己的名字,于是站了起来,长发挡住了她的脸,但还是可以看见她那可爱的微微撅起的小嘴上挂着泪珠,她默默的开始脱自己的那仅剩的裘衣,啊?难道要脱光了打??霍都有些大惑,难道这些姑娘就真肯把自己脱光在这些男人面前?看到霍都不解的表情,公孙止说道,“这些臭丫头!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就得给她们好好熟熟皮子!!”那个叫小龙女的姑娘很快就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手害羞的捂住自己的私处,站在原地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她的主人,好像企盼快让她趴到长榻上去,可是公孙止好象诚心想羞辱羞辱小龙女,过了一会儿才说“趴到惩诫台上去!!” 姑娘转身向长榻走去,可爱的翘臀无情的暴露在霍都们面前,霍都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但公孙止却想没事人私的。小龙女走到长榻前,一迈腿,跪趴在上面,“樊一翁,拿三寸竹板子,狠狠的揍她40板子,让她长长记性!!”公孙止下令!“是”一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他霍都认识,叫樊一翁是个练武的,后来打仗,武馆都关门了,他就当了个护院家丁,上次霍都还看见他和人打架,一拳把人打掉了3颗牙,是个健壮的大汉,霍都不禁对那个叫小龙女的姑娘有些担心了,让樊一翁行刑简直就是痛上加痛!樊一翁走了过去,扬起他那蒲扇似的大巴掌,对着跪撅在长榻上的小龙女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只听有如晴天霹雳一般,发出“噼!!!!”的一声巨响,这一巴掌,把小龙女打的人猛的向前一扑,整个趴在了长榻上,嘴里“啊!!”的尖叫了一声。 看到目的达到了,樊一翁开始干活,他整理着长榻上的四根皮带,开始用这种很结实,弹性很大的皮带捆绑固定小龙女。先是脖子,樊一翁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抓住姑娘的长发,狠狠的提了起来,用皮带饶了上去,一扣皮扣,把小龙女的头部固定在长榻上。再是腰,樊一翁一把抓住姑娘的两瓣屁股 ,狠狠按在长榻上,使小龙女完全的伏趴在榻上,又把她的两只可爱的小脚丫并在一起,两根皮带一只一根,这样一来,小龙女就完全的固定在长榻上了姑娘全身被绑,动弹不得,由于腰部被皮带用力的绑住,使得屁股更加的突出,在这期间,公孙止一直一言不发,紧皱眉头看着这一切。“捆绑完毕!” 樊一翁对公孙止说,“给揍!!”公孙止下令,这时候,可怜的小龙女挺直的趴伏在榻上,眼睛里明显流露出惊恐和无助!其他的姑娘也胆战心惊的等待着笞刑的开始!

随着四条皮带紧紧的把小龙女捆在长榻上,霍都开始意识到残酷的笞刑就要开始了,霍都深吸了一口气等待着。此时跪撅在墙脚的另外五个姑娘,她们的头虽然深埋在两腿中间,但霍都还是能隐约听见她们因为害怕而变得急促的呼吸,那五个高撅在霍都面前的雪白的屁股也开始发抖。霍都以为叶府经常对她们这样用刑,应该习以为常了,但从她们颤抖的身躯上看,她们还是心存恐惧的。 “谷主,用什么刑具?”樊一翁毕恭毕敬的问,公孙止“哼”了一声,“对这个臭丫头,给拿5号板子,先打她40!让她长长记性!!” “不要啊!!谷主!!霍都再也不敢啦!”小龙女听说要打40,吓得马上哭叫了起来!

“是,谷主!”樊一翁根本不理姑娘的哀求。

他说着,转身走到了那面挂满了刑具的墙前,找了找,从左面第三排摘下了一个竹板子,那是一快很宽的竹板子,是很好的湘妃竹,颜色微黄,有些向里凹,质地干脆,一看柔韧性就很好,好像还用什么东西泡过,显得油光发亮。霍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板子打起人来,还不打得皮开肉绽、雪肤粉碎!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如此娇小、柔弱的姑娘,她那白嫩、滚圆的屁股怎么能经的起这样的酷刑折磨呢?樊一翁看看了公孙止,似乎在请示着,公孙止冲他点了点头,好像是下令他可以开始了。樊一翁马上转过身来,走到长榻前,挽了挽袖子,把粗壮得青筋毕露的胳膊露了出来,并早空中挥舞了几下,似乎是在活动筋骨。空气似乎凝滞了,屋里静的有些可怕,人们都死死盯着被捆在长榻上的姑娘那肉实的臀部,等待着酷刑的开始。樊一翁似乎也被这凝固的气氛感染了,显得也有些犹豫,他握紧了手中的竹板,看看了趴在他眼前的姑娘的圆滚滚雪白的屁股,似乎在瞄准。此时的小龙女已经吓得颤抖不已了,虽然被死死的捆在长榻上,还是可以看出这可怜的姑娘在不停的发抖,尤其是那两瓣等待酷刑降临的臀部。樊一翁把竹板高高举过了头顶,动作十分的夸张,胳膊整个的抡到了身后,胳膊上的肌肉顿时鼓了起来。竹板在空中大概停了有不到一秒的时间,那时霍都正在观察,在霍都一点准备都没有的时候,竹板就这样突然地落了下来!竹板本来就很宽,只听它带着呼啸的风声,在空中划了道很大的弧线,因为速度太快竟有些弯曲。就这样,竹板狠狠的落在了小龙女高撅的屁股上! “噼————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竹板与姑娘娇嫩的肌肤接触的一刹那迸发了出来!霍都清楚的看到,小龙女左半边屁股上的肉,在竹板的大力揍击下,被打得深深的凹陷了进去,但又很快的恢复了原状,由此可见这个姑娘的臀部是多么的富有弹性!与此同时,“啊————!!!”的一声姑娘发出了凄惨的一声嚎叫!整个人被打得在长榻上猛的一挺,头使劲的向后仰起,长发在空中飞舞!在板子刚刚离开屁股不久,小龙女的左半边屁股蛋儿马上泛起了一片可怕的红色,两瓣肉墩墩的臀肉也被打的颤抖起来!樊一翁似乎对第一板并不满意,他活动了活动手腕,开始准备下一板。霍都坐在太师椅上,可以看到全屋,霍都清楚的看到,当第一声笞打声响起的那一刹那,跪趴在墙角的那五个姑娘都被吓得很大幅度的抖了一下。连管家也一皱眉,只有公孙止没有丝毫的怜悯或什么别的感觉,要说有的话,霍都似乎觉的他好像有些兴奋!樊一翁重新举起了竹板,再看小龙女,死死地抱住长榻前端,眼睛紧闭,几滴泪花清晰地在眼边闪烁。长发慢慢的划了下来,又盖住了她的脸,姑娘的臀部仍然在等待中颤动,与刚才不同的是,有一边已经红肿起来了。又是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第二板有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落了下来,这次是揍在了小龙女的右臀上! “噼————嚓!!!!!” “啊哈——————啊!!!” “噼—————嚓!!!!!”“啊!!!!!”“噼————嚓!!!!”“噼————嚓!!!!”“哈——啊!!!!!”“啊!!!”“噼————啪!!!”“哈————啊!!!”

只见樊一翁的胳膊不停的挥舞着,竹板在空中不停的上下翻飞!挨打的姑娘被揍得在长榻上不停的起落,整个长榻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少女肉墩墩的两瓣丰臀在“竹笋熬肉”的酷刑折磨下由红开始变肿,由肿开始变烂,小龙女那原本曲线毕露、浑圆白嫩的两瓣屁股眼睁睁的被樊一翁手中的那快竹板揍成了板痕累累、红肿不堪的两块烂肉了!原来浑圆的臀沟,现在由于左右屁股的肿胀而变得十分难看了!小龙女声嘶力竭的惨叫着,喉咙似乎都要喊破了,虽然手死死抓着长榻前端,身体却还是由于竹板不停的死命抽打而痛苦的在长榻上挣扎!一时间,惩诫室里充满了板子抽在肌肤上清脆的噼啪声和小龙女受刑所发出的凄厉的惨叫!公孙止的脸上越发显出兴奋的表情来,而在墙角撅着屁股的那另外五个姑娘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了,头更深深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似乎想永远不要听到这笞打声和惨叫声!因为她们都知道,不久这些声音都将由她们自己亲自发出! …………

樊一翁似乎有使不完的劲,笞刑的速度超出了霍都的想象。不一会儿,规定的40板子已经打完了,只见樊一翁身上大汗淋漓,他也在不停的喘着粗气,樊一翁后退了几步,像欣赏自己作品一样的审视着长榻上的姑娘。

此时的小龙女早已是气若悬丝了,人整个趴在了长榻上,胳膊搭在长榻边,由于全身赤裸,霍都清楚的看到她也是大汗淋漓,再看姑娘那可怜的屁股,天啊!那哪里是刚才浑圆挺实的丰臀啊,简直就是两块烂肉,上面布慢了大块青紫色的伤痕,有的地方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了,霍都以前并不知道什么叫“打烂屁股”,现在终于知晓了, 小龙女的两条漂亮修长的大腿根部也被打得红肿一片了,还有她纤细的腰肢上也挨了几板子,虽没有被打得像屁股一样皮碎肉烂,但也是惨不忍睹了。霍都不知小龙女是否还在人世,但隐约能听到姑娘的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娇喘,霍都也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樊一翁一转身,“谷主,用刑完毕!”

“嗯~~~”公孙止长出了一口气,“气死了!”转过来对霍都说,“你说气人不气人,就这些臭丫头!早完把气死,拖出去,上点药!!”

“是,谷主!”

樊一翁马上走到了长榻前,开始解开皮带,先是头,再是双脚和腰,在解腰时樊一翁十分的小心,但还是碰到了伤口,小龙女又是几声哀叫。另外两个仆人走了上去一人架一个胳膊,把姑娘从长榻上架了下来,并没有给她穿衣服,小龙女仍旧全身赤裸的捂着自己的屁股,不忍去看,只是一步一撅的走到了公孙止面前,噗嗵一声跪了下来,双手扶地,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服贴的说“谷主,奴婢小龙女在此谢打了!”此时的霍都已不忍再看,倒不是因为她那被打的稀烂的屁股,而是她刚才看公孙止时那充满惊恐、无助、害怕、屈辱、怨恨的眼神,那哀怨的眸子刺得霍都脸上一阵阵的发烧。

“给霍都跪回远处!”公孙止不以为然,“下一个!!!”就这样,在不到半个时辰里,霍都亲眼看着公孙止把另外五个姑娘打板子的打板子,抽鞭子的抽鞭子,最后还有一个年龄也就17、8岁的一个姑娘,被公孙止下令用铁尺狠抽了50下,不但她的两瓣屁股蛋儿被抽得臀肉飞溅、雪肤粉碎,而且两条大腿也被抽打得惨不忍睹,那可怜的姑娘受刑时呼天抢地、泪如泉涌,霍都实在看不下去了,不住的劝公孙止才使其罢手,不然那姑娘非要被打成一堆烂肉不可!最后,6个姑娘才被允许穿好衣服,被带出去上药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