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  éƒŽæƒ…妾意 (同人文,改编自《玉娇龙》) || 4723字

【M/F】郎情妾意
当玉娇龙睁开朦胧的双眼,她吓了一跳。床边坐着的竟然是她朝思暮想的罗小虎。她以为是做梦,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生疼生疼的。她才知道确实不是在做梦。罗小虎被她掐自己的动作弄笑了。玉娇龙歉意的望着罗小虎,眼里充满了柔情:“小虎哥,瓶儿呢?三年前,她不是有心射伤你的。你没有把瓶儿怎么样吧?”
“龙儿,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样。瓶儿在香姑女儿莲花的床上睡得正熟呢。”罗小虎温柔地把自己的心爱人搂在怀里,不停抚摸着玉娇龙那对他充满诱惑的身体。
“瓶儿不是你的女儿,她是我一个人的女儿。”玉娇龙在罗小虎的怀里淡淡地说。
“难道就因为我是马贼吗?你就独自一人怀着瓶儿弃我而去,让我们父女永不相认。龙儿,你已经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改不了冲动的性格呀。”
“小虎哥,你就把我和瓶儿熏晕了,然后把我们带过来了。小虎哥你好卑鄙!”玉娇龙说到这,显然是生气了。
“龙儿,我们的瓶儿都已经十岁了呀。就是你的一意孤行,弄得我们父女十年只匆匆见了一面。她那一箭弄得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罗小虎显然更生气。突然,他迅速地把玉娇龙弄了个面朝下的尴尬姿势。并且拿起了玉娇龙的一只绣花鞋,掀起了玉娇龙的衣裙,猛的一下打在了玉娇龙的光娇臀上。玉娇龙被罗小虎的动作吓蒙了。任由罗小虎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娇臀上。
“龙儿,叫你任性,叫你离我而去,叫你不让瓶儿认我这个爹,叫你…”罗小虎把自己十年来的苦闷、十年来的相思、十年来的对玉娇龙母女的思念全用在了手劲上。而玉娇龙默默地忍受着这个让她同样思念的男人带给她的疼痛。思绪把玉娇龙带到了十年前…
作为帅府千金的玉娇龙十岁在师傅高云鹤悉心栽培下,学到了一身的好武艺。在一次回京城的路上,玉娇龙与母亲失散,而与有“半天云”之称的马贼头子罗小虎相遇。玉娇龙发现罗小虎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两人真诚地相爱了,临走前。玉娇龙割下了自己的一缕青丝,罗小虎也交给了玉娇龙他自己珍爱的弓弩箭。而罗小虎的弟弟罗豹在与官兵搏斗中死在了官兵的手里,因为他与哥哥长相相似,被误认为是罗小虎。这使玉娇龙肝肠欲断。迫于弥留之际的母亲的压力,她答应嫁给鲁翰林,但是她决心绝不失身。出嫁当天,罗小虎出现在接亲的路上,吓晕了鲁翰林,本来就体弱多病的鲁翰林当晚就去世了。玉娇龙设法把从新疆带来的贴身丫鬟香姑嫁给了罗小虎的手下哈里木,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去山上的庙里许愿的途中,她鼓起勇气跳下来万丈悬崖。从此与玉府一刀两断。玉娇龙便了无牵挂的去了新疆准备和罗小虎厮守一生。可是她毕竟是玉府千金呀,他与罗小虎的生活总有冲突,罗小虎手下人暗地里的冷嘲热讽使玉娇龙一气之下,离开了罗小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在客栈玉娇龙产下的男婴被想生儿子的方二太太用自己的没有满月的女儿交换了。玉娇龙没有追上方二太太,只好带着方二太太的女儿生活。并给她起名春雪瓶。就是因为在月子里没有保养好,玉娇龙落下了咳嗽的病根。一次玉娇龙带着襁褓里的春雪瓶遇到了当地的恶霸地主,春雪瓶被恶霸抢走了,恰巧罗小虎经过,救下了春雪瓶。玉娇龙执意要走,罗小虎只好让她们母女离开。当春雪瓶慢慢长大,玉娇龙一边教她读书写字,一边教她习武。还把罗小虎教给她的弓弩也传授给春雪瓶。一次在官兵抓捕罗小虎的行动中,不明真相的春雪瓶把弓弩射向了罗小虎,使罗小虎落入了官兵之手。玉娇龙只好用父亲玉帅的贴身宝剑换回了罗小虎。这一别又是三年。
玉娇龙不知道在这三年里,罗小虎到处打听他们母女的下落。终于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找到了玉娇龙母女。他知道固执的玉娇龙是不会心甘情愿地跟他回去的。情急之下,他不得不在屋外用烟熏倒了玉娇龙母女,把她们带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发誓一定不再让玉娇龙离开自己,哪怕绑也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
“啪啪啪啪啪啪…”绣花鞋打在玉娇龙娇臀上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屋子。玉娇龙的娇臀在罗小虎的作用下由白变红,由红变肿,由肿变紫,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血点。自知理亏的玉娇龙至始至终没有求半声饶。任由罗小虎的手劲一下一下的打下了。
“小虎哥,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好受点,你就狠狠地打我吧。你的手下人说的没错,是我害了你。”玉娇龙深情地对罗小虎说。
看着自己的心爱人被自己打的伤痕累累的娇臀,听着自己心爱人说出的深情的话语。罗小虎扔掉了手里的绣花鞋,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玉娇龙那伤痕累累的娇臀。眼泪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玉娇龙的娇臀上。玉娇龙生平第一次被人打,而且是被自己心爱的人打,竟然是被打屁股。玉娇龙感到很不好意思。脸羞得通红。
“龙儿,答应我不再带着我们的女儿离开我,我就不打你的屁股了,要不然我还要打你的屁股,让你的屁股开花。”罗小虎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玉娇龙刚要做声。这时屋外传来了瓶儿和香姑的声音。
“罗大哥、小姐,我给你们送吃的来了。”这是香姑的声音。
“母亲、罗大伯,我来看你们了。”这是春雪瓶的声音。罗小虎连忙把玉娇龙趴着放在了床上。并且放下了玉娇龙衣裙。玉娇龙的脸更红了。
“母亲,您的脸怎么红了呀。为什么趴着呀。母亲您坐起来吃饭呀。”香姑和春雪瓶进来后,放下东西。春雪瓶急忙来到玉娇龙面前要拉玉娇龙起来吃饭。无意中碰到了玉娇龙的臀部。玉娇龙不由得叫了起来。“好疼呀。”细心的春雪瓶掀起了玉娇龙的衣裙,当她看到玉娇龙伤痕累累的娇臀时,春雪瓶和香姑都惊呆了。她们都哭了。罗小虎平静地说:“龙儿太不听话了,是我打的。”并且拿出金创药准备给玉娇龙敷上。被香姑一手抢了过去,她气呼呼地对罗小虎说:“我来给小姐敷药。”春雪瓶哭着对罗小虎说:“罗大伯,三年前是我射中了你,才使你被捉,如果你还没有解气,就请罗大伯打我吧。”说完,她趴在了罗小虎的膝盖上准备接受罗小虎的惩罚。罗小虎苦笑了一下,把春雪瓶抱在了腿上,语重心长地对春雪瓶说:“瓶儿,不要叫我罗大伯,我是你父亲,就是因为我是马贼,所以你母亲不要你认我,还离我远远的。今天是我第一次打你母亲,我之所以打她,是希望她不要再离开我。我希望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团圆呀。为父也好尽到当父亲的责任呀!”
“罗大哥,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也知道小姐的脾气。但是你下手未免太重了呀,你自己看看小姐被你打成什么样子了呀。” 香姑边替玉娇龙敷药边数落着罗小虎。罗小虎没有做声了。
“香姑,你不要抱怨你罗大哥了。瓶儿你也不要埋怨你父亲了。”不知道玉娇龙是被罗小虎打乖了,还是想把换子的秘密永远保存在心里。当她说出“你父亲”三个字时,香姑心里一惊,她不知道小姐为啥要对罗大哥隐瞒真相。
“父亲,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母亲了,好吗。”春雪瓶当听到母亲亲口说出罗大伯是她的父亲后,改换了称呼。她也知道罗小虎被当地人们誉为“顶天立地的英雄汉,孝义双全的大丈夫。”她也很钦佩罗小虎。她为罗小虎是自己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瓶儿,只要你母亲答应不再带你离开我,父亲绝不会再打你的母亲了。”罗小虎认真地说。
“母亲,你快答应父亲呀,不再带我离开他呀。”春雪瓶急急地对玉娇龙说。
“小虎哥,我答应你,不再带瓶儿离开你了。”玉娇龙虽然被罗小虎打得臀部伤痕累累,但是她一点也恨罗小虎。相反她还有点喜欢上了这种疼爱。
香姑给玉娇龙涂抹好伤口后,知趣地带着春雪瓶离开了。她知道玉娇龙和罗小虎之间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说。临走前,春雪瓶一再对罗小虎说:“父亲,你不要再打母亲了哟。”
香姑带着春雪瓶离开后,罗小虎半开玩笑的对玉娇龙说:“我们的玉大小姐羞不羞呀,被打了光屁股。”玉娇龙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了罗小虎的怀里。
“小虎哥,我真的不再离开你了。以后我惹你生气了,你还打那个地方好吗?”玉娇龙不好意思说出“光屁股”而说出了“那个地方”。罗小虎会意地笑了。
“龙儿,屁股被打的很疼吧。这个药很好的,三天后你就可以下地走路。”罗小虎十分小心地轻轻地抚摸着玉娇龙那被自己打伤的娇臀,不小心摸到了前面的私密处,发现竟然湿了一大片,连床上都给弄湿了一片。罗小虎这时感到自己的下体也跟着硬了起来。他温柔地对玉娇龙说:“我们现在可以行周公之礼吗?十年了,你让我想的好苦呀!”玉娇龙轻轻地点点头。玉娇龙的娇臀因为涂抹了上好的金创药,也不那么疼了,但是罗小虎依然小心谨慎地尽量不碰到她的伤口。他们感到了自己就是彼此身体的一部分。罗小虎傻笑地对玉娇龙说:“我希望你能够还能够为我们罗家开枝散叶。”
“我们的罗大粗人,什么时候也变得文邹邹的呀。”玉娇龙不甘示弱地挂了一下罗小虎的鼻子,开心而又害羞地笑了。这一晚他们彼此都感受到了再也不能离开对方了。
一大早,香姑和春雪瓶来送早饭。他们看到玉娇龙的娇臀比昨天好多了,就是还有点肿,还是红红的。像玉娇龙的害羞的脸。她们就都放心了。
玉娇龙依旧趴在床上,罗小虎温柔地给玉娇龙喂着饭。玉娇龙也不时要罗小虎自己也吃。他们在一个碗里开心地吃着。香姑和春雪瓶也替他们开心。
从此玉娇龙在家里为罗小虎做饭洗衣,还种上了当地的蔬菜,养起了猪、鸡、鸭等家禽。罗小虎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罗小虎的手下也对玉娇龙有了几分敬意。不久玉娇龙又一次的怀孕了,罗小虎深情地对玉娇龙说:“龙儿,你生瓶儿的时候,我没有尽到丈夫、父亲的责任,这一次我一定要尽到我改进到的责任。”
“小虎哥,你希望这胎是男孩吧。孩子生下来你还会疼瓶儿吗?”玉娇龙不动声色地问罗小虎。
“龙儿,你说什么呀,瓶儿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们罗家的骨肉,我都喜欢。不管什么男孩女孩,我都会尽到做父亲的责任。”罗小虎真诚地对玉娇龙说。
十个月后,玉娇龙产下了一个男婴。罗小虎和春雪瓶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罗小虎给孩子起名“罗念豹”以纪念自己被官兵杀害的弟弟罗豹。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一次春雪瓶外出办事,带来了一位少年,叫韩铁芳。与春雪瓶年龄相仿。大家看到韩铁芳都觉得他和罗小虎长得太像了。玉娇龙看到了韩铁芳胸前挂着的长命百岁的金锁,她愣住了。这不是她给自己第一个儿子挂在脖子上的吗?韩铁芳看到玉娇龙对他的金锁感兴趣,便善解人意地把金锁递给了玉娇龙,玉娇龙几乎用她那颤动的手接过金锁,她一眼就看到了她刻在上面的那个“玉”字,顿时泪如雨下。一下失控抱住了韩铁芳,哭道:“我可怜的儿呀!你胸前有颗红痣,是方二太太把你和瓶儿掉包了。瓶儿和你同岁。”
“母亲,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但是我养父母对我很好,还教我学武功。”韩铁芳也像孩子般投进了玉娇龙的怀抱。
“瓶儿,他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弟弟。瓶儿,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玉娇龙也抱住了春雪瓶。春雪瓶也投进了玉娇龙的怀抱。
“龙儿,你说什么呀,铁芳是我们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呀?”罗小虎被玉娇龙弄得云里雾里。
玉娇龙便把她在客栈产下铁芳后,被方二太太用瓶儿掉包换走铁芳,自己跟着赶上去,却发现方二太太被人掳去,自己没有赶上的往事跟罗小虎说了一遍。罗小虎望着与自己长得十分相似的铁芳,把儿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晚上,安顿好铁芳,安抚好春雪瓶的情绪后。罗小虎和玉娇龙便回房了。罗小虎坐在椅子上,脸上露出沉重的表情。玉娇龙十分自觉地扑在了罗小虎的膝盖上,再一次歉意地说:“小虎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隐瞒真相的。我是怕说出真相后,你会对瓶儿不好。你要打就打吧。”说完掀起了自己的衣裙,露出了白白的臀部。玉娇龙那次被罗小虎狠狠打过一顿屁股后,也也被罗小虎再次打过,只不过那都是夫妻之间的闺房调情。罗小虎再也没有像那次狠狠的打过玉娇龙的屁股。这次韩铁芳的出现,他们的亲身儿子失而复得。一家团圆本是件好事。可是玉娇龙也知道罗小虎恨她隐瞒了真情。玉娇龙知道,这顿打是逃不掉的。因此她自觉地伏在了罗小虎的膝盖上,听凭罗小虎的发落。
罗小虎被玉娇龙的行为又一次感动了。他没有拿起工具狠狠打向玉娇龙的娇臀。而是帮玉娇龙放下衣裙,轻轻地把玉娇龙抱在自己的腿上。
玉娇龙只从被罗小虎熏倒带回来后。就相夫教子,和一个普通的主妇没有什么区别了。唯一的区别就是玉娇龙经常看医书,把自己保养的比同龄的主妇小很多。大家经常对春雪瓶和罗念豹开玩笑说玉娇龙是他们的大姐姐。在罗小虎面前提起玉娇龙也是说玉娇龙是罗小虎的大女儿。不熟悉他们一家人的还真的信以为真。
“龙儿,我不打你了。你给了我三个好孩子。我罗小虎何德何能可以拥有你这样的贤妻呀!我怎么还忍心打你呢?为了我,你跳下悬崖;为了我,你放弃了玉府千金、诰命夫人的荣华富贵;为了我,你与你父兄形如陌路,骨肉不再团圆;为了我…”
“不,小虎哥。你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虽然我父兄不曾三妻四妾,但是京城里的文官武官,谁不是玩新鲜女人的负心汉呀。我也知你周围想嫁给的女孩子也不少,但是你却等了我十年。对我的这份情谊,我铭记在心呀。”玉娇龙依偎在罗小虎的怀里感到此生无憾了。
对于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玉娇龙而言,现在荣华富贵都不值一提,对她而言,能够和罗小虎在一起生活就是她今生最重要的生活了。

[ 此帖被一网情深在2011-11-09 17:54重新编辑 ]

不好意思 我昨天晚上写到十一点才写完 忘记校对了 可是现在改不了呀

你好 《玉娇龙》是聂云岚根据《卧虎藏龙》改编的。只要讲述的是帅府千金玉娇龙和马贼头子罗小虎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我写这个《郎情妾意》是希望天下的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此帖被冰齐在2011-11-06 16:4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