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SPANKING趣闻(转) || 5152字

]Spanking的历史有多长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弄清楚了。即使是带有仪式性的spanking在西方也有着很长的历史,或许和最古老的职业一样悠久。早在古希腊的文献中就有相关记载。当时雅典有这样的风俗,不孕的妇女都到天后朱诺的庙宇中向神甫求治。那些妇女必须裸身趴在神庙的地上让神甫用羊皮鞭子抽打屁股。那些神甫当然知道抽打年轻妇女的屁股有刺激性欲的作用,但历史文献上没有说明,那些被打屁股的女子后来生下的孩子是否是那些神甫的后代:-)。
公元前50年,罗马的故事讲述者威尔基尔曾经描述过在鲁普卡利亚这个地方举行的一种狂欢节,那时赤身裸体的男人在大街上狂舞,遇见他们的每一个年轻女子都会被痛打屁股。罗马也有这种保证新娘能生儿育女的有趣做法。新娘趴在教父的腿上,褪下裤子,然后在吵闹的锣钹敲击声中被用皮带狠狠抽打屁股。
这种抽打不孕妇女的屁股会使她们生育的理论一直延续到16世纪。那时法国王室继承人的妻子没有生育,王室决定每天要打那个王子妃的屁股,这样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这个小妃子居然还真生了一个儿子。
那段时期法国司法界也盛行当众鞭打妇女的屁股,而且这种鞭打常带有很浓的情色意味。当时的教廷甚至用文绉绉的词汇来区分不同鞭打部位,“上部”鞭打为鞭背,“下部”鞭打则就是抽打屁股,而且规定,在一般情况下,特别是对女犯,推荐使用“下部”鞭刑,因为这不容易造成永久的创伤。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神甫把鞭打作为女性赎罪的一种方式。妇女们在忏悔后接受鞭打在当时是司空见惯的。她们常被神甫带到专门的房间里,脱下裙裤,裸露出屁股,跪在一种特别设计的椅子上,然后神甫通常用桦木条子、藤条或戒尺狠狠抽打她们的光屁股,以帮助她们赎罪。
一些神职人员在履行这种职责时也常会闹出些风波来。性侵害和过度惩罚是最为常见的问题,当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裸露着肥白的屁股接受惩罚时,要保持不动凡心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意志不够坚定的神甫难免会做出些出格之事来;另外就是常有妇女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不得不在床上趴上好几个星期。但尽管常常招来非议,神职人员用责打女子屁股的方法让她们赎罪的做法依然天经地义,十分盛行。
古代欧洲的教会势力之强大是众所周知的。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就不必说了,即使到文艺复兴后的十七、十八世纪,许多国家的行政、司法各部门依然渗透着教会的势力。加之当时女性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被说成是一种罪孽深重的生物,天生就应该接受惩罚。所以即使在少数几件神职人员因“履行职责”不当而被告上法庭的例子中,教会方面也几乎总能成为最后的胜者。当时有个名叫基罗德的耶稣会神父,已经五十岁。有一次他在一个二十五岁、非常漂亮的少妇做完忏悔后,用皮鞭不停地抽打她的屁股,而且在那少妇苦苦地哭叫求饶后,仍然不依不饶。反而用强力将少妇剥光衣裤后捆绑在那种特制的椅子上继续痛打她的屁股,直打得她昏死过去,方才罢手,那女子的屁股被打得布满了可怕的血痕。这件事情引起了那少妇家属的不满,将神甫告到了法庭。但经过长时间的拖延,最后的结果却令所有人瞠目结舌。法庭判决凯瑟琳.凯蒂亚里体态风骚,行为不检点,本来已经罪孽深重。还企图逃避惩罚,更加不能宽恕;判令她到基罗德神甫管辖的一个修道院当三年使役修女,期间不能回家。由基罗德神甫负责她的赎罪,对她严加管束。甚至在判决书中写明:“对这样不服管教的女人应毫不留情地使用严厉的肉体惩罚,只有这样才可能使她重新成为一个体面正派的女人。”少妇听到这样的判决当时就昏了过去,而神甫的严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当时流传很广,都说那个叫凯瑟琳的少妇长得非常漂亮,所谓的“体态风骚”则常用来指细腰丰臀的女人,想来那妙龄少妇的屁股一定长得非常吸引人了。可惜后来的事情,包括那少妇落到神甫手里后,她的屁股还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赎清她罪孽,都已经无法考证了。
以上这个被告上法庭的例子主要属于惩罚过度的情况,至于性侵害的情况则很少有被告上法庭的。因为首先这种事情受害者难以启齿;其次,在这类惩罚中神甫不但可以直接用手掌打女人的屁股,作为“预备性惩罚”(他们叫warm up,很难翻译,原本是“热身”的意思—编者),而且在用藤条之类的刑具抽打时,他也可以不断地用手揉摸她们的屁股,据说这能保持受罚女子屁股对疼痛的敏感性,不使其过早麻木,影响惩罚的效果(这种情形现在的spanking影片中还经常能看到的)。即便这样给受罚妇女带来更多的羞辱,那么按他们的说法,羞辱本来就是体罚的一部分。所以那些聪明的教士们又为此找到了充分的理由。至于对那些在性方面或贞洁方面有问题的忏悔女子,神甫在惩罚她们时就有更大的自由度了,不仅可以让她们脱光衣服受罚,还可以抚弄她们身体的任何部位。如果在惩罚中发现她们的乳房、阴部等处有反应,那就说明她们在罪恶的深渊中陷得更深,自然就应该加倍惩罚她们淫荡的屁股。所以像这类今天看来纯属性骚扰或性猥亵的做法,对当时的神甫们来说,都是正当行为。当然,任何事情总有一个度,如果实在过分了,那么即使不被告上法庭,也会招来非议,影响他们的“口碑”。下面就是一个例子。
考内利厄.亚德里森大概是鞭打女性忏悔者的屁股最出名的神甫了,以致当时人们把鞭打女人们的漂亮屁股蛋都戏称为“考内利厄”惩罚,可见他打女人的屁股出名的程度了。由于他主管的教区不断传出各种丑闻,影响不断扩大,最后罗马教皇艾德里安一世不得不下令禁止(或者至少是名义上禁止)这种赎罪形式。尽管这个禁令几乎没有起作用,但这却是极少数,甚至是唯一的一次教会在此类事件中作出让步的例子。
另外,在当时的贵族阶层中,打女性屁股也蔚然成风。许多男女贵族和一些神甫们一样,迷恋于手掌拍击女性丰满肥嫩的屁股时的感觉和发出的清脆响声。最有名的是凯瑟琳.德.麦迪赛公爵夫人,她最喜欢看到其他女人的屁股被无情地掴打。据记载,在1577年她举行的一次私人宴会上,她令十几个最年轻,长得最漂亮的贵族少妇脱掉大部分衣裙,半裸着身体侍宴。而她就时不时的,亲自用手掌打她们的大屁股,她打得非常狠。还很粗鲁地在她们丰满白嫩的大屁股上摸弄、揉搓、掐拧。那些漂亮的贵族少妇屁股都被打得又红又肿,有几个小少妇的屁股更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英国一直是那个淫靡时代的spanking王国。甚至一直到1940年,正当希特勒试图跨过英吉利海峡征服大不列颠的紧要关头,还爆发出一条轰动全国的新闻,有一个基廷博士因为用藤条重打了一个女学生的屁股而受到了谴责,但全国教师联合会立刻起劲地为基廷博士辩护,他们认为抽打18岁以下的女学生的屁股是完全合理的。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打屁股之风更是席卷全国,还形成了一个媒体报道的热潮。这其中还有个可笑的原因,因为在报道这类新闻或在spanking的文学作品中可以详细描写女性的屁股,而这在其他场合则是个禁忌。“想想那些办公室里的紧身裙吧,每条裙子里都有一只丰满的屁股!”这样煽情的句子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有关打屁股的新闻报道或文学作品中。新闻机构收到大量女性读者来信,诉说她们如何在忏悔后被打屁股。当时的纽约日报和纽约消息报都刊登了大量这类读者来信,但后来因为它们登出的此类文章中煽情的内容越来越多,使政府不得不出面干预。在这大量的来信中实在是真假难辨,一项调查显示,其中有些是真实的,也有不少纯属个人幻想。但这也反映出人们对打女性屁股的热情程度。
媒体对spanking新闻的报道热情可谓长盛不衰。1960年代富里.贝尔戈里剧团一个男演员打了一个女舞蹈演员的屁股,竟然相继成为西方世界各大报纸的头版新闻。据那位男演员说,那女舞蹈演员先用不堪入耳的语言侮辱了他,他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痛打了她一顿屁股。而那位女演员则向法庭诉说,因为屁股上被打的伤痕很显眼,使她八天不能上台表演。那男演员最后被罚款一百多美元(按当时比价大致相当于三十几英镑),折合到今天也不过二百来美元。
1974年报纸头条新闻报道一个“打屁股上校”起诉《星期日民众》报诽谤罪,因为该报曾报道并谴责他打了一个名叫苏.卡尔的十九岁可爱姑娘的屁股。该案的审理持续了6天,许多报纸竟每天在头版进行追踪报道,其热闹程度压倒了所有其他新闻。在法庭上那个上校说:“只要她愿意、她喜欢并能从中获得快乐,那么我打一个姑娘的屁股就纯属玩乐。这就象意大利人喜欢拧年轻女人的屁股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而据说那个姑娘最反对的也并不是被打屁股,而是那上校在打她之前把威斯基酒浇在她屁股上。最后上校赢得了那场官司,获得了《星期日民众》报一个便士的名誉损失赔偿费。
1970年代出现了以spanking为主要内容的电影。1977年法国香格里拉制片公司出版了一部名叫《梅特里先生的回忆》的影片,片中主角,银行经理梅特里先生从事一个有趣的第二职业—专打女性的屁股。是一部spanking爱好者必须收藏的经典影片。
以上只是从人类最近的二、三千年历史中颉取了一些打女性屁股的有趣事例,挂一漏万,实所难免。如果有人能专门写一部spanking历史的书,或在东西方spanking比较学方面作一些研究应该是很有趣的。Spanking的历史有多长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弄清楚了。即使是带有仪式性的spanking在西方也有着很长的历史,或许和最古老的职业一样悠久。早在古希腊的文献中就有相关记载。当时雅典有这样的风俗,不孕的妇女都到天后朱诺的庙宇中向神甫求治。那些妇女必须裸身趴在神庙的地上让神甫用羊皮鞭子抽打屁股。那些神甫当然知道抽打年轻妇女的屁股有刺激性欲的作用,但历史文献上没有说明,那些被打屁股的女子后来生下的孩子是否是那些神甫的后代:-)。
公元前50年,罗马的故事讲述者威尔基尔曾经描述过在鲁普卡利亚这个地方举行的一种狂欢节,那时赤身裸体的男人在大街上狂舞,遇见他们的每一个年轻女子都会被痛打屁股。罗马也有这种保证新娘能生儿育女的有趣做法。新娘趴在教父的腿上,褪下裤子,然后在吵闹的锣钹敲击声中被用皮带狠狠抽打屁股。
这种抽打不孕妇女的屁股会使她们生育的理论一直延续到16世纪。那时法国王室继承人的妻子没有生育,王室决定每天要打那个王子妃的屁股,这样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这个小妃子居然还真生了一个儿子。
那段时期法国司法界也盛行当众鞭打妇女的屁股,而且这种鞭打常带有很浓的情色意味。当时的教廷甚至用文绉绉的词汇来区分不同鞭打部位,“上部”鞭打为鞭背,“下部”鞭打则就是抽打屁股,而且规定,在一般情况下,特别是对女犯,推荐使用“下部”鞭刑,因为这不容易造成永久的创伤。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神甫把鞭打作为女性赎罪的一种方式。妇女们在忏悔后接受鞭打在当时是司空见惯的。她们常被神甫带到专门的房间里,脱下裙裤,裸露出屁股,跪在一种特别设计的椅子上,然后神甫通常用桦木条子、藤条或戒尺狠狠抽打她们的光屁股,以帮助她们赎罪。
一些神职人员在履行这种职责时也常会闹出些风波来。性侵害和过度惩罚是最为常见的问题,当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裸露着肥白的屁股接受惩罚时,要保持不动凡心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意志不够坚定的神甫难免会做出些出格之事来;另外就是常有妇女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不得不在床上趴上好几个星期。但尽管常常招来非议,神职人员用责打女子屁股的方法让她们赎罪的做法依然天经地义,十分盛行。
古代欧洲的教会势力之强大是众所周知的。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就不必说了,即使到文艺复兴后的十七、十八世纪,许多国家的行政、司法各部门依然渗透着教会的势力。加之当时女性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被说成是一种罪孽深重的生物,天生就应该接受惩罚。所以即使在少数几件神职人员因“履行职责”不当而被告上法庭的例子中,教会方面也几乎总能成为最后的胜者。当时有个名叫基罗德的耶稣会神父,已经五十岁。有一次他在一个二十五岁、非常漂亮的少妇做完忏悔后,用皮鞭不停地抽打她的屁股,而且在那少妇苦苦地哭叫求饶后,仍然不依不饶。反而用强力将少妇剥光衣裤后捆绑在那种特制的椅子上继续痛打她的屁股,直打得她昏死过去,方才罢手,那女子的屁股被打得布满了可怕的血痕。这件事情引起了那少妇家属的不满,将神甫告到了法庭。但经过长时间的拖延,最后的结果却令所有人瞠目结舌。法庭判决凯瑟琳.凯蒂亚里体态风骚,行为不检点,本来已经罪孽深重。还企图逃避惩罚,更加不能宽恕;判令她到基罗德神甫管辖的一个修道院当三年使役修女,期间不能回家。由基罗德神甫负责她的赎罪,对她严加管束。甚至在判决书中写明:“对这样不服管教的女人应毫不留情地使用严厉的肉体惩罚,只有这样才可能使她重新成为一个体面正派的女人。”少妇听到这样的判决当时就昏了过去,而神甫的严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当时流传很广,都说那个叫凯瑟琳的少妇长得非常漂亮,所谓的“体态风骚”则常用来指细腰丰臀的女人,想来那妙龄少妇的屁股一定长得非常吸引人了。可惜后来的事情,包括那少妇落到神甫手里后,她的屁股还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赎清她罪孽,都已经无法考证了。
以上这个被告上法庭的例子主要属于惩罚过度的情况,至于性侵害的情况则很少有被告上法庭的。因为首先这种事情受害者难以启齿;其次,在这类惩罚中神甫不但可以直接用手掌打女人的屁股,作为“预备性惩罚”(他们叫warm up,很难翻译,原本是“热身”的意思—编者),而且在用藤条之类的刑具抽打时,他也可以不断地用手揉摸她们的屁股,据说这能保持受罚女子屁股对疼痛的敏感性,不使其过早麻木,影响惩罚的效果(这种情形现在的spanking影片中还经常能看到的)。即便这样给受罚妇女带来更多的羞辱,那么按他们的说法,羞辱本来就是体罚的一部分。所以那些聪明的教士们又为此找到了充分的理由。至于对那些在性方面或贞洁方面有问题的忏悔女子,神甫在惩罚她们时就有更大的自由度了,不仅可以让她们脱光衣服受罚,还可以抚弄她们身体的任何部位。如果在惩罚中发现她们的乳房、阴部等处有反应,那就说明她们在罪恶的深渊中陷得更深,自然就应该加倍惩罚她们淫荡的屁股。所以像这类今天看来纯属性骚扰或性猥亵的做法,对当时的神甫们来说,都是正当行为。当然,任何事情总有一个度,如果实在过分了,那么即使不被告上法庭,也会招来非议,影响他们的“口碑”。下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