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身经历----------这是一个关于屁股的故事 || 5251字

第一部分

记得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由于调皮,经常给爸爸打屁股,每次都打得我号啕大哭,屁股总是火烧火燎,爸爸的常用工具是拖鞋、皮带和一个二尺长的竹板,小屁股总是被打成紫红色,还有竹板和皮带留下的檩子,有几次打屁股是我终生难忘的,有一次我用气枪对我们家唯一的一只芦花大公鸡的头,瞄了又苗,扣动了扳机,嘭地一声,大公鸡跳起来很高,叫得很惨,扑棱有两三分钟,不动了,我当时吓坏了,赶紧抱起大公鸡,这才想起来爸爸回来一定要揍我。于是赶紧在家里的院子里,挖了个坑大公鸡埋葬了,自己越想越害怕,跑到同学家去玩,晚上九点多才回家,进了家门以后真的把我吓坏了,爸爸正在沙发上坐着,右手拿着烟,左手拿着拿着二尺长的竹板,等着我呢!我自己赶紧靠墙站着,只听爸爸说“小东西跑哪儿去了,你妈妈为了找你连饭都没有吃,知道在哪里吗?”我怯生生地回答“知道”,我以为你小兔崽的永远不回来那,这时妈妈说,“小人回来了”可是咱们家的鸡不见了,“什么?什么鸡不见了”爸爸很诧异,妈妈接着说‘那只芦花公鸡不见了’,听到妈妈的话,我不知所措,对爸爸讲‘我也不知道,’我这句话大错特错,因为爸爸根本没有问我?我显然露了马脚,爸爸心中似乎白了什么“说你不知道什么?“我不知道我鸡”爸爸严厉呵斥,吓的我浑身发抖,爸爸突然大声叫妈妈说‘鸡找到了,就是你儿子’“还不自己把裤子扒下来,”这时妈妈也赶了过来,“小杰怎么是你,快说公鸡哪里去了”,我一边哭一边说“公鸡在院子里’,我一边抖一边脱裤子,我太害怕了,手已经无力把松紧带库腰打开,妈妈已经十分生气,“你把鸡弄丢就算了,为什么跑到现在才回家,打死你也不亏,爸爸已经怒不可遏门,,“裤子为什么还没脱下来”妈妈说我来帮他,妈妈帮我脱裤子的时候我的裤裆已经湿了,妈妈看了看我已经尿湿的裤裆,说到“你这么怕就不要再干坏事啦,全给爸爸说了吧”爸爸手拿着板子,对我怒吼道“屁股还没有挨板子,就尿了,他妈你去想想办法”妈妈一把抓住我的小鸡鸡,就往外撤,“跟妈妈来”边走边说,我和妈妈进了厕所,,‘你快尿,尿完了再挨的’显然妈妈也有些不耐烦,不知道为了什么,到了厕所,我一滴也尿不出来,妈妈说还尿不尿了,我说妈妈我尿不出来了,“你也真是一要挨打,就来尿烦不烦,真不像个男孩”妈妈说着从他的两个长辨子上,取下一根皮筋,在我的小鸡鸡上缠了不知道几圈,妈妈问‘你拭一拭还能尿出来吗’我说妈妈不能尿了,妈妈立刻带我出了厕所,来到爸爸面前,了“让他上床吧,可以打了”我战战兢兢地趴到了床上,妈妈拿出皮带,很熟练地把我的双脚捆上,这时竹板子响了起来,啪啪啪啪,我的两瓣屁股,疼的要命早已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爸爸一口气不知道打了多少板子,才停下来问我,“芦花公鸡到底让你弄到哪儿了”,我说埋在院子里,爸爸又接着打七十八板,妈妈说他爸别再打了,已经快翻皮了,这时爸爸才停止了挥舞,我终于得救了,爸爸呵斥道,‘去把鸡给我挖出来’,我光着屁股又把刚刚埋的好的鸡,挖了出来,现在想想我真的很傻,那是一堆新土,傻子也能看出来刚刚埋过东西,爸爸早已心知肚明。在1975年我终于喝上了意外得来的鸡汤,吃上了久违的鸡肉。不过建设代价太大了。还有一次我的屁股,几乎被打飞,那是1976年的暑假,和几个小伙伴在一块玩,两个男伙伴和我在一比枪法,白天用气枪打路灯灯泡,没有决出胜负,相约晚上八点,在厂门口见,在厂门口有一排排的红灯都是用红灯泡组成的,我和那两个小伙伴说“三枪决胜负,我先打”我瞄准那一排的红灯泡,连打三枪,两个红灯就地熄灭,我非常自豪地说‘你们俩谁先来’,就在两个小伙伴瞄准中红灯的时候,大门里出了一个老工人,大喊一声“站住”,我被吓愣了拿气枪就跑,很不幸被老工人抓住了气枪而带,没有跑了,老工人气不打一处来,对我喝道“这灯泡你也敢打,你是不想活了吧?你是谁家的,”我非常害怕,我说‘姓齐叫齐XX’好,明天我找你爸爸,老师付显得得十分愤怒,老师傅把我放了,我赶忙回了家,心也好象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后来想想,好在我被放了回来,也许不会有事,第二天照常上学,中午爸爸回家,在厨房爸爸与妈边说边哭,妈妈用死鱼眼瞪我不说话,我只听见妈妈哀求爸爸,‘您能不能晚上再说,’爸爸没和肢声,连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我当时觉得跟我没有关系,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下午4.30放学我回到家里,还没有放下书包,爸爸一脚踹到我的胸口,我被大立柜弹了回来,倒在地上,爸爸提起我衣襟,,两手抓住我的头往大立柜上撞,我昏沉沉,听到妈妈尖叫,“他爸,孩子有屁股,你不能这么打呀!”是妈妈扑到我身上,爸爸才住手,我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回来那么早,爸爸为什么在打我之前就流泪,爸爸高叫,我不把他打死,咱俩都得死,打死他省心!妈妈扑到我身上之后,使足了力气拧我的屁股,,真是疼呀,我大叫起来,拧了几下,开始扒我的裤子,裤子扒到屁股的一半,妈妈说‘这裤子什么时候湿的’不….不.…不知道,我十分害怕对妈妈说,‘别说尿裤子,今天就是屙裤裆也躲不过去’,来!妈妈说着揪着我的小鸡鸡,就进了厕所,‘快尿’妈妈小声而严厉地说道,我真的尿不出来,妈妈说尿完了没有?我只恩一声,妈妈开始在小鸡鸡上缠皮筋,这一回缠了两根,我立即被带到大立柜前面对镜子跪了下来,妈妈还是用皮带捆住我的双脚,爸爸用皮带抡圆了打我在屁股上,非常疼,我拼命的叫,妈妈拿着枕巾过来堵住我的嘴,并说‘告诉你今天皮带挨完了,还有板子,今儿我一定要把你的小屁股喂饱’!说着妈妈站在我面前,我死死抱住妈妈的腿,妈妈双手死死按住我的双肩,爸爸在妈妈说完后,打的更起劲了,连续打有10分钟,我疼的没有了喊的力气,全身瘫软,紧抱妈妈双腿的手松开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跟上,火辣辣的疼把我的跪着的身子弹了起来,爸爸对妈妈喊道“抱紧他”爸爸显然没有打够!妈妈说小杰,快抱紧妈妈腿,我再也没有力气了 ,妈妈紧紧了抱住我的后腰,我的前胸和脸死死贴在妈妈的腿上,屁股依然留给了爸爸手里的皮带,皮带刚刚舞起来,妈妈说“等等,看小杰脚后跟是什么呀”,爸爸停一下说“妈的这么不经打,你把他屁股给我弄干净 ”妈妈几乎是把我抱到厕所的,拿起一张报纸小心翼翼地撕下一个角,给我擦了擦屁股,又拿起洗脚盆,接了半盆凉水,说道“快坐进去”
我是瘫倒在盆里的,盆里的水立刻红了,“来站起来”妈妈用毛巾擦我屁股上的水,我疼的大叫起来,当妈妈往便池倒那红水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水,
你他妈喊什么,过来接着挨,爸爸喊的声音依然十分愤怒,妈妈拉着我的手,又一次到大立柜前,我已经浑身发抖跪不住了,“他爸,孩子屁股已经抽烂了,也跪不住了明天再打吧”,好爸爸,你饶了我吧,我的话没说完,爸爸就说,我饶了你!我给你说屁股打烂可以再长,如果进了公安局,人家要打死你!“公安局,为什么”小兔崽你是没有挨够吧!不行真得接着打,要打,让他趴到床上再打,妈妈说道,爸爸揪住我的胳膊把我拎到了床上,妈妈一屁股坐再了我的小腿上,爸爸把竹板递到妈妈手里说了一句“开始”我拼命喊妈妈饶了我呀!妈妈手里竹板在空中停了很长时间才落下,很轻,但是非常痛,因为我的屁股早就烂了,你是拍苍蝇呢?爸爸在怒斥妈妈,妈妈说这屁股那还有下板子的地方呀!妈妈终于把板子扔到地上,自己捂住脸哭了起来,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还不赶紧走,上那?妈妈诧异地望着爸爸,快把裤子给他穿上,赶紧去厂门口爸爸越说越急!妈妈明白了,赶忙给我把套在我小鸡鸡上缠皮筋去下来,套上裤子就往外走,我根本走不成,只要屁股蹭住裤子就疼的想尿,妈妈说他屁股都成了烂柿子怎么走呀,
爸爸说了声“你别管”就把我拎到了背上,屁股猛痛一下,我啊地喊了一声,走了七八步,爸爸忽然回头对妈妈说你去把那只破枪带上,我太熟悉了爸爸正走在去上班的路上,在离厂门口有300米的地方,爸爸说“给老子念,你看到什么?”
大……海……航行靠舵手!爸爸问我海怎么成了两点水,我明白了,彻底明白了,这就是我的屁股挨打的原因!“在那打的”爸爸的问的声音很小,我说在前面,我用手指着昨天开枪的地方,爸爸背着我进了保卫室,妈妈拿着枪,在后面跟着,我爸爸突然满脸堆笑,把我放在地上,说道“王科长、李干事都在呀,真是谢谢了,老李昨天是这个孩子吧”我一眼就认出了昨天抓我的老爷爷,那老爷爷说“就是他,就是他呀”,爸爸马上面向王科长说“给你们忝麻烦了,都是我教子无方,这不,孩子和枪还有他妈妈都来了,我已经在班前会做了检讨,孩子他妈也找车间书记承认了错误,你看我把他打的不轻”说着爸爸扒开了我的裤子,那老爷爷略微看了一眼,表情大变,连忙说道“哎呀,屁股上的肉都翻出来,小齐你怎么把孩子打成这个样子,要知道是你的儿子我就不给厂办公室打电话了,孩子呀你挨的不轻呀,”妈妈赶紧对王科长说“男孩子有时候真的看不住,净惹祸,小杰的屁股也不知道多少回被打成茄子,这不我把他的枪上缴了”是是我把枪交了,以后严加管教,这孩子打一会改不了,王科长您多费心了,都我的不是,爸爸说话时的表情,跟我要挨打的时候一样,王科长说话了“小齐,你知道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厂里有报案,总要问一下,结果是个孩子,没有什么大事情,不过枪我们得收下,孩子要教育,不能让他在惹祸了,”好、好、好,一定,一定爸爸一边说,一边陪着笑脸,爸爸拎起我退出了保卫室,妈妈在后面跟着。我骑在爸爸的背上,爸爸那双大手真的很温暖,把我的屁股暖的热哄哄的,就是裤子磨得屁股生疼,我不断地呻吟着,来到了厂里的卫生院,爸爸一进门就跟王医生打招呼“哎呀,10点了王医生还没有回家呀,没有我是二班,“齐师傅不是我说你,小杰这么大还让爸爸背上,你非把孩子惯坏不可,边说王医生边在我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的”我立刻大叫起来,王医生吓了一大跳,怎么是屁股,快叫阿姨好好看看,爸爸和王医生把我的裤子退下来,王医生大叫起来,是谁把小杰屁股打成这个样子的,真是太很了,来快爬到床上,让啊姨仔细看看,不行呀齐师傅小杰的屁股股得好好洗一洗,裤子得全脱下来,啧啧啧,怎么打成这个样子,这还不把他妈妈心疼死呀,妈妈刚刚进门就接茬说“是他爸和我用皮带还有板子喂的,这回他的小屁股可真吃饱了,”他妈这是为了什么呀,小杰你快跟阿姨说说,是为什么呀,妈妈用眼睛看着我,“是我把厂门口的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海变成了两点水,”怎么会是你,今天早上我们班前会还说这事那“让大家回去看好孩子,这不反击右倾翻案正紧着那,小杰你是怎么弄的,”王医生边用盐水给我用纱布洗着屁股,我说用气枪,那你的小屁股,能不挨吗?要是我们家彬彬,我会打的更狠,齐师傅打屁股可不能这样,,你看看,小杰屁股上的这些残皮,一会都得剪下来,不然可能感染,小杰妈我给你说,你不能只照屁股蛋一个地方死命打,打屁股一定要匀实,照你这打法打不了几下铁屁股也烂了,来!你们俩一定按住小杰,我要剪皮了,小杰,你得受的点罪,爸爸两个手死死按住我的腰前胸紧紧压在我的后背上,妈妈的屁股坐在我的脚上,两手狠狠抓住我的小腿,第一剪刀下去了,真是痛彻苍天,“妈呀,拼命叫” 剪刀停了,王阿姨哽咽着说“小杰你不要喊了,阿姨都都快拿不住剪刀了,屁股是肉做的那能不疼呀,”“王医生这还得几剪刀”妈妈的声音在颤抖,“大概还要七八下吧” 王阿姨答道,“要不然把他嘴堵上” 爸爸似乎在与王阿姨商量,“可以,要不是实在下不了手”说着王阿姨用捏子从消毒箱里取出一个口罩很熟练地打了一个对折对我说小杰张嘴,不要害怕,阿姨打我们家彬彬屁股时候经常这样,小杰妈你再给他把这个口罩带到嘴上,绳要栓在脑后,“来,小杰妈妈给你带上”,真正的酷刑开始了,王阿姨这次的剪刀下的很快,我还是没命地喊,但能够听到的是很小的呜呜声,大概是经历了地球孕育生命的时间,爸爸手终于松开了,“快把小杰的嘴打开,阿姨给你说,你跪好把屁股撅高让我看看伤口里面有没有板刺”
王阿姨在我撅高的屁股上用棉签拨弄着伤口,我疼的发抖,不断地啊…啊叫,“怎么床上有水呀?呀!孩子你怎么尿了” 我说不知道,王阿姨显然不高兴了,妈妈朝床上看了看,脸红到了脖子说“在家里只要让他一脱裤子,往床上一跪,就尿了,还说不知道,没有办法我就让他跪到地上,有时候也尿,今天忘了给小鸡鸡缠皮筋”爸爸把我立刻抱下床,把上衣盖在床上使劲一抹床干了,“王医生等小杰的屁股好了,我一定去看你,小杰你怎么这么不争气,给阿姨添麻烦” 爸爸十分尴尬地说道;“没什么孩子就是孩子,彬彬也这样,我知道了,小杰你站好,阿姨伺候你”说着她剪了一扎长的止血带套到了我的小鸡鸡上,“快上床还得继续呀“整个时间过程不到两秒,妈妈十分好奇看着,似乎没有明白,王阿姨又拿了一瓶盐水冲着我的两瓣屁股,然后用纱布擦干,边擦边说“齐师傅我要嘱咐几句 ,以后不要这样打孩子了。这样大人、小孩都受罪,现在孩子两个星期是不能上学了,那个孩子的屁股不挨打呀,打屁股时候一定要忌坚硬物品,一定不能用有棱角的东西,还要避免破皮,感染就不好办,”你说板子和皮带能用不?妈妈像小学生提问似的
可以,要改进,板子最好套上布,皮带用开水泡了再用, 打孩子的屁股也不能只打屁股蛋,在上一点逍炎粉就好了,一定记住,孩子的屁股,不能穿裤子,保持干燥只要不感染,屁股就好了。”我再给你们一点纱布和紫药水回去用,过来小杰,王阿姨轻轻一拽我小鸡鸡上的止血带就下来了,他阿姨你这止血带是怎么扎的,你把手伸过来,你看是这样!王阿姨说着止血带扎到了妈妈中指上,“这样可以调松紧,你干脆带回去吧”,我这多这哪,””“好那我们回去了谢谢你王医生,”“你们三个一定要走回去,齐师傅你不要背他了,屁股刚刚剪过皮,背着容易出血,临走王阿姨还在嘱咐道,我们终于走回家,已经是子夜了,一进门妈妈就说‘小杰快把裤子脱下来,趴到床上’我吓坏了哀求妈妈说“妈妈等屁股好再打行吗”妈妈几乎哭出声来,“不是喂板子,妈妈看看哪个地方出血了没有,”他爸小杰屁股有血,这今天晚上怎么睡呀,妈妈一边用纱布擦着血一边对爸爸说,“让我想想”, 爸爸把箱子上的塑料布拿了下来,用剪刀剪了一个大方片,然后用水洗了洗,用烟头烫了几个洞,用松紧带一穿,对我说“一会把这个穿上,你睡觉去吧”,妈妈开始埋怨起来,你也是,平时给他喂板子,那板子不是使得挺匀吗,今天是怎么搞的,你知道个屁,我是故意这么打的,不把他屁股上的肉打出来,那王科长,李师傅会放过小杰干的事吗?我今天早上还没有到厂里,在厂门口他们就把我拦住了,我是在保卫科给你打的电话,光检查我都做了三遍,如果小杰是把东大门的XXX万岁打灭了,今天我们是回不来了,亏是咱们出身没有问题呀!六七、六八年为这种事在学习班,打死了多少人,就说现在在公共食堂打扫厕所的刘贞英,你知道她是怎么瘸的吗?“不知道”妈妈说的声音很小,我趴在被窝还是听见了,哎,算了睡吧爸爸不再说话了,时间不长我睡着了;

”

引用第3楼刀锋于2009-08-27 00:46发表的 :
不现实

你一定是35岁以下,你知道多少文革的现实